我打我的酱油

【百日叶黄/哨兵向导/DAY79】钢之心IV-星之原 1-3

【全职高手】【叶黄】【哨兵向导】钢之心IV-星之原

作者:Skying

写于2014年12月8日

 

1

 

——他?确实不是叶秋。

汹涌的军民纷纷站了起来,有人愤怒地要冲到前面去质问,有人则以退场的方式来表达不满。

整个典礼现场乱成一团,学院校长冯宪君难以置信地看向陶轩,诧异、愤怒、不解交替出现在这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脸上。他不理解,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造了这么大的声势,弄了这么大的一个摊子,怎么收场?一个假叶秋,一个戏弄天下的大骗局,陶轩怎么想的?

陶轩他……怎么敢!

嘉世老板却依然神情悠哉,他身上的礼服崭新而笔挺,是为了这次的盛典特意赶制的,上面不但有嘉世的纹章,还在身后有一个裁缝也不明所以的十字图案。

当时他是怎么对裁缝说的?他面对裁缝的问题,微笑着答非所问,他说,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是的,他渴望这一天已经太久了。

在陶轩的内心,他一直耿耿于怀一件事情,就是当年迫于压力,不得不做足姿态向世人表示,嘉世的队长只有叶秋一人——结果导致了嘉世此后的衰败。这件事情就好像是一根灼热燃烧的针,无时无刻不在他的内心深处煎熬穿刺,他一直在默默忍耐,等待摆脱那个叫做“叶秋”的亡灵之日。

生时不与我同心,死后亦予我掣肘,叶秋啊叶秋,你就仿佛是个阴魂不散的亡魂,要拖着我和嘉世为你陪葬。

这十字,为尔镇魂。

陶轩缓缓迈步,走到典礼台的边缘处,那里早就围满了汹涌的军民和维持治安的嘉世哨兵,陶轩一人高高站立,面色沉静如水,丝毫不去理会质问和咒骂,缓缓转身。

他向众人展示身后的十字,然后缓缓张开双臂,从身体两侧向上举起。就仿佛受到了某种暗示,典礼台上一直沉默无言的那团粽子,在看到陶轩的动作之后,眼眸闪动。

随后,一抹赤色的身影映红整个天际,绚丽的光华让观众们永生难忘,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句,然后整个典礼会场内外议论纷纷或走或留的人都停住脚步,仰望难言。

在过了最初的震撼之后,大家纷纷脱帽致意。

毫无疑问,那只能是,一叶之秋。

 

红色的火光在身后炸裂,然而黄少天却因为太过惊讶于叶修的举动,而无暇他顾。

一叶之秋出现的时候,叶修、邱非、王杰希的内心都十分震撼,但是他们都很快回过神来,没有给彼此可趁之机。在对峙一般的沉默中,邱非走上前就要扣押黄少天,却见叶修不知道从哪儿又摸出一把枪对着他。

邱非对叶修道:“……悬赏令的事情我不清楚,这个要和院长谈。但是所有向导在没有明确的归属之前,都是属于学院的,现在,把他交给我吧。”

少年的话显然对叶修不起作用,叶修一脸嫌麻烦的样子,道:“这和说好的可不一样,不然你们找个能拿主意的人来?我不赶时间,可以在这里等。”

邱非眼色一黯,那边一叶之秋的横空出世是怎么回事?难道陶老板真的找到了叶秋?如果叶秋没有死,那么在这里纠结黄少天的死生根本毫无意义,瞬间他就有了自己的想法。

王杰希只消一眼就已经明白年轻的嘉世哨兵想做什么,他按住对方的肩膀,对叶修道:“现在你也看到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学院上下恐怕没有时间为了一个逃脱的向导费什么心力。而且只是区区一百万荣耀币而已,不要说学院了,即便是微草也是给得起的,你这里先把人交给我们,等过两天斗神的事情处理完毕,学院不给你,我给你。”

“不是十万吗?哎哟我还给记少了,谢谢提醒啊!”叶修闻言满意地笑了出来,收回指着邱非的枪,老气横秋地教训道,“少年人,看看人家怎么说话做事的,你还太嫩啊。”

邱非怒目,示意手下羁押黄少天,一直沉默着看他们说话的向导此时才轻轻念了什么。

“你说什么?”邱非没有听清楚。黄少天没有理会他的问题,抬头直视叶修,任由嘉世哨兵给他戴上向导手环注射镇静剂,也无法移开视线。 

王杰希于是嘴角滑过一个不知为何的笑,眼角扫过那个不知名的哨兵,仿佛等待一场好戏。

黄少天说的是,为什么。

所以那个哨兵会怎么回答呢?

然而叶修却不打算给别人这个看戏的机会,他收回枪,然后对王杰希道:“人我这交给你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家伙战斗力爆表,一般二般的喽啰就别派去送死了啊。”

说着便转身大步流星而去。

 

2

 

面前的哨兵身负重伤,昏迷至今。

这是对外的说法。

孙翔嗤笑,这个哨兵不会醒过来了。因为在世人所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精神节点全部断裂,不……说断裂也不确切,孙翔看着哨兵的周遭,仿佛在无形之中,他看到一个个被烧焦的精神触须,无力地可怜地无可救药地徘徊在原地,它们没有任何生机,它们在等待救赎。

等到这些精神触须彻底枯萎,这个哨兵就会死去。

呵呵,堂堂的荣耀大陆第一人呐,就这么慢慢地腐朽掉……很讽刺不是吗。

——救……

孙翔猛地拍打起自己的头来,像是要驱赶走什么,但是毫无预期的疼痛感让他浑身紧缩,扶墙而立。那不是外部力量所造成的头疼,而是发自内里的尖锐刺痛,从浑身百骸,汹涌袭来。

在门外负责警卫的哨兵看到他反常的举动不禁打开门来想要开口询问,骄傲的少年这才恢复往昔的傲慢,道:“没什么,我回去了,你们好好看着。”

两名哨兵立正行礼,目送这位传奇的斗神继承人缓慢而沉重地远去。

是的,那天在典礼现场具现一叶之秋的就是被轮回队长周泽楷毁灭了精神向导原型横刀的孙翔,他在醒来之后,就和嘉世的老板陶轩达成了某种协议,关于他背叛学院帮助叶修和黄少天的事情不但既往不咎,嘉世还给了他一个曾经在睡梦中无限渴望的机会。

一个成为大军团核心,受世人仰望的机会。

孙翔的嘴角滑过一丝苦笑,只是,这恐怕对自己而言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了。

 

王杰希抬头看着面前站姿一丝不苟的哨兵,再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文件,问:“你是说,你申请和黄少天向导进行会面,是吗……邱非?”

“是!”嘉世哨兵还是和上次相见时候一样,有着超越年龄的老成,王杰希阅人无数,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是一个一旦下了决定就不会轻易妥协的人。

和那孩子还真有些相似啊。

S级向导有些隐隐地头痛,他站起身来,道:“你知道这几天和黄少天向导进行会面的哨兵,绝大多数都不欢而散吗?”

说不欢而散简直是婉转之至,被打进了学院医护所才是最确切的说法。嘉世哨兵面色无畏,道:“那是因为他们都太弱了,压制不了向导的哨兵,没有资格拥有向导。”

王杰希本来想要说什么,但是转念一想,就轻笑道:“也好,目前学院也正在为黄少天的哨兵人选发愁,你有这个想法倒是可以试一试,就是不知道你们的契合度怎么样了。”

理论上,向导可以辅助所有哨兵作战,但是如果涉及到结合,可就还有关于契合度的问题了。每个向导都有自己的精神波段,只有处于这个精神波段上的哨兵,才会被列入向导的结合对象候选人,然后再由向导在这些人选之中,挑选一个自己满意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因为向导的精神波段过于狭窄导致没有哨兵可以与之匹配的例子,这不但是一种巨大的资源浪费,同时对于向导自身也是一种伤害,毕竟结合热的存在导致所有成年的向导,都需要自己的哨兵。这种伤害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被放大,最终导致缩减向导自身天赋的代价。不过……也有如王杰希这样的例外,虽然他的精神波段高且狭窄,几乎没有哨兵可以与之匹配,但却自身天赋杰出,还成为荣耀大陆上最让人尊崇敬畏的四大S级向导之一。

“谢谢王队!”邱非行礼。

契合度的匹配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出来的,所以目前和黄少天会面的人选都是从此前递交过和向导“会面申请”的人中挑选出来的,他们并不知道即将会面的向导是什么人,所以被黄少天打翻在地的时候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而学院不知道是不是也和邱非的想法一致,觉得无法压制向导的哨兵没有拥有向导的资格,并未对黄少天这样的举动有所阻止,只是长此以往肯定不是办法。此刻邱非的出现,让王杰希觉得或许这个难题可以就此解决也未可知。

不过……这名嘉世的少年,据说提拔上来之前属于预备役,和黄少天有过什么关联吗?

像是明白王杰希的疑惑,少年在被他探究的目光灼烧烫热之前率先开口,道:“王队不必费心了,我只是有些问题,想要亲自问一问那个人,至于其他,我目前不作考虑。”

还真是强势啊,王杰希悠哉地拿出自己的印章,在申请上按了下去,然后道:“那么,我就预祝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晚间了。”

仿佛被调戏了的少年面无表情,走过去接过申请,再次笔挺地行礼,然后径自离去。

王杰希不禁叹了口气,道:“这种大哨兵主义的孩子,不知道是谁教育出来的,难道是叶秋?没觉得他这样啊。只是不知道以后谁会成为这少年的向导……是向导最终改变了哨兵,还是哨兵始终控制着向导呢,真是一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

有着魔法师之称的微草领袖转身走到自己办公室的窗边,一排植物欣欣向荣生长得很是茁壮,他首度露出与平日里调笑不同的真心微笑,给陪伴自己年复一年的花花草草浇水施肥。

 

3

 

“是……邱非队长吗?”

邱非停下步子,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人。

是个向导。

王杰希的办公场所自然是在荣耀塔顶端,这是他作为四大S级向导之一的殊荣。王杰希不但原来就是荣耀塔向导登记处处长,并且自喻文州不再负责荣耀塔塔防工作之后,就和张新杰一起协助肖时钦掌管着这个摊子,日常事务自然不可避免的要接触到大量的向导与哨兵。

自从荣耀军事学院建立之后,关于哨兵和向导之间的往来就被限制得有些死,所以一般哨兵很少可以接近荣耀塔,更不要说是进入塔内了。同时,塔内也有着向导专用的通道,通常除非刻意为之,否则向导与外来哨兵是绝对不可能在塔内走着走着就偶遇的。

邱非之所以诧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面色冷峻,看了看面前的少年,其实在看到少年的面目之前,对方身上的黑红军装就提醒着自己,是霸图的人。

邱非是嘉世的哨兵,而霸图曾经是嘉世的死敌,虽然那已经是学院建立之前的老黄历了,但是对于性子有些一丝不苟的邱非而言,这可没有那么容易被忘记——何况,现在霸图的队长韩文清,还作为嘉世副队刘皓凶杀案的疑犯在逃呢。

所以,一个霸图的向导,为什么会刻意等在这里,等着和嘉世的哨兵相见?

那个向导好像很紧张,隐约可见向导长袍下的他有点莫名地颤抖,邱非皱了皱眉眉毛,但仍是客气地问:“我是邱非,只是嘉世的一个分队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我是霸图的向导……”

“我知道。”邱非打断,“有事吗?”

邱非有些刻意疏远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向导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道:“我叫宋奇英,是霸图的向导,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和邱队单独……谈谈……”

邱非的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道:“你说吧。”

“这里……不方便……”宋奇英的声音有些抖,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做贼心虚,邱非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高,毕竟宋奇英的年纪和自己看上去差不多,又不是现在那种从来就没接触过哨兵的向导,有什么好紧张?

哨兵的五感都是十分敏锐的,虽然荣耀塔内设有一些精神结界,但邱非是S级哨兵,他们此刻所处的这个位置的平面和三维图他都在脑子里面翻来覆去转几遍了,周围没有任何其他人,怎么会不方便?

“那你是什么意思?”邱非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向导显然也感受到了对方的不耐情绪,可是现在的情况却不允许他多作说明,宋奇英只得握了握拳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可以有一次正式的会面……我现在必须走了。”

向导的离去可以称得上是落荒而逃。

这算什么?

邱非感到很可笑,他难道是被一个向导告白了?

不,和哨兵相比,数量绝对稀少的向导就算心有所属,也大多仅只是通过暗示来向哨兵传达,而且哨兵们也喜欢这样的方式,毕竟对于哨兵和向导这种有着独特天赋的人而言,这样的方式就好像是专门为他们而生的。

独特的,恋爱法宝。

当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事情不是没有,比如那个一直被邱非奉为导师的大陆传说级哨兵,早就练就了一身向导们怎么暗示都脸不红心不跳,照样把向导当牛马使唤的超厚脸皮。

想到叶秋,邱非的神色不觉黯淡了几分。那天晚上具现在典礼会场的确实是一叶之秋没错,但是如今拥有一叶之秋的人却是一个代号为孙的无名氏,这个孙自然而然成为了嘉世的新一代队长,至于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得到一叶之秋……却始终没有机会向他问个明白。

所以自己才会依然提交了与那个叛徒的会面申请吧……也因为这样,才会遇到这么可笑的一幕。

一个向导浑身颤抖着对一个哨兵说,希望他们之间可以有一次会面,是不是听上去很感人?可是叙述的方式改一改,变成一个霸图的向导做贼心虚地对一个嘉世的哨兵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单独谈谈,是不是就变得很可怕了……

邱非决定暂时不去管那个霸图向导莫名的举动,而是带着有王杰希批复的会面申请,去往向导的住处。

是的,没错,是向导的住处,而不是惯常给哨兵与向导会面之用的会面室。

因为没有办法,此次邱非要会面的向导是一个格外难缠的家伙,也是独一无二可以逃离学院,甚至差点儿就成功诈死,彻底从学院的追捕中逃脱了的向导。

黄少天作为一个向导的战斗力实在过于强大,学院不可能一直派S级哨兵押送他往返住处和会面室,他们只能通过结界将他拘禁起来。所以,虽然在向导的房间安排和哨兵会面会多少有些纵容哨兵的暗示,但是学院显然比起怎么让黄少天屈服,更加乐见生米煮成熟饭吧。

 

评论(34)
热度(192)

不过是,重头再来。

© 我打我的酱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