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我的酱油

我喜欢的人,有着惊世才能一身荣耀,却被人诬陷世俗误解,他有过巅峰走过低谷……如今正值20岁的他,终有一日,会超越自我。

【全职高手/叶黄/哨兵向导】钢之心 1

写于2014年6月13日

作者:Skying

 

1

 

热带,低压。

空气里面潮湿粘腻,地上的尸体已经开始腐臭。

身背巨剑的男人眼神不明的看了看脚畔好像还有一口气息的哨兵,他受了很重的伤,没有向导的安抚最好不过进入永恒的长眠。

男人无声无息地挥落巨剑,有技巧地斩断哨兵的头颅,使起流出的血液不至于喷溅出来,只是默默染红自身的蓝色军装。

在第四次荣耀大陆的局部冲突中,蓝雨战败,他们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战死了很多优秀的哨兵,更加失去了所有的向导。

“看不出来,你也有这么仁慈的一面。”

和声音一起接近的是一个烟盒,男人随手抓住道:“我还没找你算账。”下一秒巨剑与战矛已经在空中相撞碰擦出激烈火花,一脸烟民表情的来人恹恹道:“这可不是面对友军的正确方式。”

“对着你这难道不是最正确的方式?”一颗手雷已经滚落到两人脚下,烟民无可奈何地在耸耸肩膀,下个瞬间,他已经落在不远处的树梢上。

手雷爆炸的浓烈硝烟很快随风散去,巨剑身后出现了一个端着枪械的青年,烟民轻轻挥手好像是打了个招呼,“我说二位,不去收缴蓝雨的军事装备,跑来和我打架有意思吗?”

孙哲平呵了一声,道:“最重要的军备不就应该是向导吗,现在可都给嘉世带走了。”

烟民有些惆怅的表情没有丝毫诚意,他说:“谁让是哥打入了蓝雨的哨塔,入侵了他们第一向导的精神领域,迅速的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降低了百花未来可能面对的严重伤亡。”

“这你也好意思说啊叶秋,如果不是我们在正面战场给你做诱饵,你能那么轻轻松松就完事吗?”张佳乐没好气地抬手就好像又要扔点儿什么过来,却被对方不复玩笑的面色震住,名唤叶秋的男人手执战矛,背光站在树梢顶端,正色道:“你以为对付喻文州是一件轻轻松松的事情?”

孙哲平也知道在此纠缠也无法改变两军高层已经达成的协议,他收回巨剑,一声不吭地走了,张佳乐只能在给叶秋一根中指后追了过去,边追边道:“我说,这么便宜就放过那小子了吗,这次嘉世带走了蓝雨全部的向导,他们的战力不出三年一定会成为我们最大的掣肘……趁着乱我们一起干掉叶秋不是正好?”

“那可是能侵入S级向导精神领域的哨兵啊。”孙哲平只是感慨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他们是多年搭档,从还未觉醒的时候就生长在一起,征战无数,一句话,不,很多时候不需要说话也可以明白对方的意思。

一个S级的哨兵是稀少的,可怕的;一个S级的向导更加是弥足珍贵的,值得敬畏的。如果一个哨兵可以只身攻陷敌军哨塔,入侵对方最强向导的精神领域,那么这个哨兵,恐怕已经不是S级那么简单了。

何况,现在百花和嘉世还在联盟阶段呢。

“回去吧,虽然这次失去了蓝雨所有的向导,但是我们还是收获大于损失——”孙哲平突然不语,张佳乐已经在周围布置了精神屏障,“一?二?……不对,三组!”

孙哲平将感官最大程度扩展,他听到战斗配置的哨兵与向导从不同方向急速收拢包围靠近的声音,从他们不同的呼吸与步伐可以判断这三组人来自三个不同的军团,张佳乐道:“烟雨、呼啸……”

“还有轮回。”孙哲平看到子弹的瞬间拉着张佳乐在地上翻滚了一下,起来的时候手中已经握着巨剑,张佳乐和他背靠背,两个人彼此心灵相通,已经在无言中理解了对方的意思,走!

利用三组人马杀到的时间差,张佳乐掷出手雷,滚着浓烟遮蔽身形,孙哲平已经飞奔向其中的一方,巨剑斩落的巨大力道在电光火石之间掀起地面巨大的粉尘,飞沙走石的当口一道火光贴着粉尘无声袭来,张佳乐连忙避开,提醒道:“是赵禹哲!大孙,小心唐昊!”

孙哲平的巨剑已经收回面前,好像盾一般正好挡住面前的一把抛沙,下个瞬间巨剑上抬,拨开无声无息在火光砂砾掩饰下袭来的砖块,和唐昊的钢爪生生遭遇,两方的力量都十分巨大,孙哲平借着被钢爪抓住瞬间对方的松懈,身形一蹲,张佳乐万炮齐发一般的攻击已经铺天盖地而来。

赵禹哲站在远处挥舞魔杖,火焰不会被弹幕蒙蔽,直直杀向自家哨兵的所在,唐昊一把毒针抛出,人已经滚到一边,火龙就好像凭空出现一般瞬间砸在了孙张二人面前。

“中了?”赵禹哲看不清楚烟雾缭绕的战阵中心发生了什么,唐昊缓缓走了出来,道:“给他们跑掉了。”赵禹哲闻言连忙再次挥舞魔杖,唐昊道:“不必了,张佳乐中了我的毒针,让烟雨和轮回去捡这个便宜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蓝雨哨塔内一片沉寂,嘉世的士兵无声的自下而上一间一间搜索着,喻文州站在塔顶,道:“叶神,我已经对你说过了,所有的向导都在这里了。”

叶秋歪歪脑袋,问:“那你怕什么?”

喻文州一滞,道:“我只是希望嘉世可以相信我们的诚意,蓝雨已经战败,我们会如约定的那样,交出所有的向导,不必再这么麻烦的搜索了。”

“没事,我们不怕麻烦。”叶秋嚣张的态度引发年轻的哨兵不满,两个执剑的少年一左一右站到喻文州身前,道:“不许你对队长无理!”旋即嘉世和百花的哨兵也纷纷更进一步,一触即发的架势。

喻文州伸手揽住他俩,瞥了瞥周遭不禁有些慌张:“退下!”

右手的少年看了看形势,依言退回战俘的队列,然而喻文州左手的少年却不屈不挠,手中的剑泛着蓝色光辉,俨然一副随时可以和叶秋搏命的姿态,让年轻的斗神饶有兴致地走了上前。

“少天,下去。”喻文州的声音无比冷酷,让身前的少年都备感寒意,他跟随喻文州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队长,慌张得下意识地垂下武器。

“叶神,不要和小孩子计较。”喻文州上前一步挡在叶秋面前,叶秋当他不存在一般,对他后方的少年道:“喂,你叫什么名字?胆子不小嘛,知道我随时可以杀了你吗。”

小小的少年一副不怕天不怕地的架势,昂头道:“我叫黄少天,蓝雨未来最强大的哨兵,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等我长大就是我来杀你了。”

斗神还没来及回应少年的挑衅,喻文州就架设起了能量屏障保护住了战俘们,嘉世的哨兵们纷纷拔枪指向他,却听叶秋道:“趴下,敌袭!”

 

 


评论(25)
热度(328)

© 我打我的酱油 | Powered by LOFTER